刘璋有自己的军队和地盘,为什么还要引狼入室招刘备入川呢

图2 曹操(155年-220年)

这恰恰就是乱世文化的特征——不确定的关系,带来的是更多的不稳定性,所以会有“你不重视我,那我就跳槽咯”(比如郭嘉、程昱都是几易其主)、会有“看你不如我,我带人单干咯”(比如张鲁、公孙瓒),不过更多的是“你这么厉害,我还是继续跟着你咯”。形象一点说,那个时代的大集团,无非是一个又一个小集团的集合与吸纳,作为领袖想统领众多小集团,就需要过硬的驭人能力与权术,否则小集团的小领袖是不会甘心做自己部下的,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从下级变成合伙人甚是对手。

而刘璋的问题,在于他不仅深知这项规则、还深知自己玩不转这项规则。

图3 东汉十三州地图

  • 刘璋招刘备入川,意图就不止抵御张鲁那么简单。

想侵略西川的张鲁集团,其前身就是刘璋集团中的小集团。张鲁原先是刘璋父亲刘焉的将领,他与将军张修一起,受命进攻汉中太守苏固,结果野心爆棚的张鲁杀掉了张修夺得军队,又吞并了汉中,一下子从刘焉的下级、摇身一变成为了汉中集团的领袖。

刘璋即位以后,也做过一些反击。先是杀掉了张鲁的家人泄愤,然后便任命自己的亲信部下庞羲为巴西太守、进攻张鲁——结果屡战屡败。其间,益州的内部矛盾也愈发凸显出来。因为刘璋未能妥善处理外来流民与本土居民间的矛盾(或者说他更青睐外来户),本土反对派赵韪便依靠民怨发生了暴乱,虽然刘璋最终依靠“外来户”东州军镇压了叛乱,但大家对于益州集团内部的矛盾早已洞若观火,此时且不说抵抗张鲁,就是单凭刘璋,能否稳住日益不安的益州局势都是一个问题。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刘璋恐惧一旦仇家张鲁打来,自己的部下便会土崩瓦解,因此招外援、“挟外自重”成了他的唯一选项。

图4 刘备(161年-223年6月10日)

  • 而找到刘备其实是个偶然。

亿乐棋牌刘璋放眼天下,第一个想抱的大腿,便是曹操。不过彼时事业正值鼎盛的曹公对江湖小字辈刘璋并不很尊重,只是给了虚衔便不再加恩,并且让张松吃了几回闭门羹,这种轻蔑不仅激怒了刘璋、更激怒了外交大使张松。

张松在回程中遇到了与曹操同样名满天下的刘备,尚且屯兵荆襄的刘备显然要谦逊得多,好酒好菜招待、日日陪同交谈,恃才傲物的张松不仅下决心要拉刘备入川、更决心要投奔刘备阵营。

这便有了后来刘备入川的战役。

很显然,刘璋对自己的问题看得非常清楚,他知道以自己的水平无法驾驭益州的部下,同时也无法治理好益州的民众,更无法弥补益州内部不同派系间的裂痕。正是惊恐于日后再有第二张鲁、赵韪,所以才会拉拢强援进入自己的地盘,一方面挟外自重威慑内部不满,另一方面对刘备保持戒备。

图5 刘备入川 (攻取益州)

  • 结果是下得一桌臭棋。

作为旁观者,诸葛亮对益州问题看得非常清晰,他在《隆中对》中说道:“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思得明君”这句话,用在刘璋的部下身上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在刘备与之决裂、双方大军相抗之后,蜀中将帅的崩溃快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且不说一直作为内应忽悠了刘璋无数次的张松,蜀中宿将孟达一见到刘备便成了刘备的大将、谋臣法正一出成都便成了刘备的军师、据守成都门户绵竹的李严成了刘备的心腹大臣。这些人都是益州集团的骨干,他们兴高采烈地做带路党,其他人马哪里有什么抵抗力。

图6 法正(176年-220年),字孝直

  • 本欲拒狼、招来一虎。

刘璋打得算盘,最终打崩了自己,他算准了刘备强于张鲁、却算不准刘备比张鲁更渴望也更有能力夺得益州。其实这种“找代理人打短工”的模式在三国并不少见,有的相安无事——刘备屯兵刘表地界,直到刘表亡故也没有鸠占鹊巢;有的委身缓冲地带给人打短工——张绣屯兵刘表的宛城抵御曹操、张鲁;有的心悦诚服真心归顺——臧霸归顺曹操终身不叛。只是刘备相比于刘璋水准过强,召来他便显得自取灭亡。

更深层次,是刘璋本人的站位问题。他并非蜀川本土士族,因此信赖外来军民,或者寒门将领,集团内部人心离散非常严重,因此他更恐慌本土军民或其他士族将帅的反叛。张松掐准了他的痛处,屡屡告诉他“今州中诸将庞羲、李异等皆恃功骄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则敌攻其外,民攻其内,必败之道也。”使得他愈加亲近刘备,即使黄权、王累以命相谏也不听从——防的就是你们。

图7 张松(?-212年),字子乔

以刘璋为坐标,很容易看出曹操、刘备、孙权等人的水平之高,他们能驾驭鬼才虎将、能让派系林立的内部大都心悦诚服,甚至名声一到便让攻守之势逆转,本身就不愧乱世英雄的称号。

文:左光斗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友趣棋牌 卡卡棋牌 追光棋牌 豪利棋牌 手机棋牌 炫乐棋牌 开元棋牌 左右棋牌 徐州棋牌 陕西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