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刺猬乐队:摇滚乐队都在读什么书? | 阅读的夏天

1

摇滚明星的阅读B面

Kindle:通过《乐队的夏天》收获了更多的乐迷,对这种期待会有压力吗?

一帆:有压力也会变成动力。也是一种促进帮助,看完乐夏呈现的乐队演出的效果也会开始思考,从演出的各种细节开始逐步提高,比如引进专门乐队自己的调音师,vj等等。创作方面,初心不会改变,还是表达自己的生活,以及生活带给我们的感受。

Kindle:最近在读什么书?

子健:亿乐棋牌都在看一些实用性的,和工作相关的事。

石璐:我最近在看《三体》。

一帆:我那天看到一本书叫《佛系》,觉得书皮儿特好看就买了。

Kindle:喜欢读什么类型的书?

子健:我喜欢看那种人物传记类的书,因为都是真实发生的事,会觉得很真实,看完之后会让人对人生有一些思考。比如像梵高、爱因斯坦、科特·科本啊这些人,无论成败,他们都是很完整的人生,有起有伏,你能从中感受到一些你还没有感受到的情感。或者有时候你会有共情,发现“哦!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当你发现那个人他也是那么想的时候,那一刻你就会觉得你其实并不孤独。

石璐:我喜欢看那种故事性强的书,能从书里划出点什么,给我一些启发的那种书。

Kindle:现在科幻小说很流行,你们会看像《三体》一样的科幻小说吗?

子健:我没看过《三体》。我其实不太喜欢看这种科幻类的书,我更倾向于看《时间简史》这种科学一点的书。像科幻这种“编”得书,我还是觉得看电影视觉冲击力更强一点。总之,我更关注那些“真”的东西,想象力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不缺乏,就不用看别人写得那些了。所以我一般不看类似《三体》这类的书。

石璐:我可能就把《三体》这种硬科幻当成一软科幻来看了!其实我不太看得懂,里面好多说到比如物理方面的天文方面的东西的时候,我就直接跳过了,我主要看它里面感性的那些东西。

一帆:亿乐棋牌其实《三体》里面的科幻它也不是那种不着边际的瞎想,它也是基于一些物理原理,它里面也有你(指石璐)要的情感,也有社会学啊,人类学啊很多方面的东西,它把很多东西都杂糅到一起,你看了你就会觉得“哇!这个人怎么什么都知道!”

还有,我觉得《三体》里面描述每个国家,面对水滴来的时候,以为是外星人投降,然后争先恐后地想要成为历史铭记的对象,那种自以为是的样子特别可笑

Kindle:一般在什么时间读书?

一帆:我就上下班路上看看。

石璐:我一般就是睡前,或者在巡演路上看。我其实挺爱用Kindle看的,因为一是它方便携带,二是我看书的时候喜欢把字调得特别大,所以对我还挺方便的~

2

程序猿读书方法指北

Kindle:有什么读书方法推荐嘛?

子健:我觉得像技术类、理论类的书籍肯定是要读很多遍的。但是我不会在书上划好多东西,我觉得书应该越读越薄。到最后你要是觉得自己已经全理解了,你就只看一遍目录就好了。

因为这些东西你每读一遍你的视角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有些东西你需要去实践之后才能了解。像程序类的这种书都是这样,你看的时候你永远觉得自己特别懂,但你自己写得时候,你发现自己一本也写不出来。但是等你实践之后你再回头来读他的理论,你就会发现你的理解层次已经不一样了。

到最后等到这些东西都化为你自己的时候,你会发现,没有一个公式是需要你背的,它都是很自然的东西,但是你需要反复读你才能领悟到。像这种和你工作相关的书肯定不能只看书,一定要用工作去指导。

石璐:我就是子健特别鄙视的那种爱在书上划线的人。就比如说你看散文的时候,你发现最后只有这一个地方最能打动你,它最后能留得住。

一帆:我读书的习惯跟子健类似。我第一遍看的时候就会比较粗糙一点,然后我也划,但是我会划我第一遍读得时候没太接受的地方,其实就是把它们当问题弄出来。我不太喜欢读到中间卡住,所以我会从头到尾先读一遍。然后第二遍再读的时候就会每个字每个字的好好抠一遍。

Kindle:怎么选书?

石璐:一般都是经常听别人说什么书,或者朋友随便塞一本就看看。比如经常听大家讲《人间失格》,结果我读来一看,感觉不好看。然后朋友随便塞了一本三岛由纪夫的《潮骚》,读了一看,感觉比《人间失格》更好!

Kindle:有从阅读中汲取一些灵感到音乐中吗?

子健:我有时候看一些理论的时候会从里面的逻辑想到一些事。比如我们有张专辑《幻象波普星》里的“幻象”其实就是看那个数据库的书,数据库里面它有一个现象phantom read,它会产生一种特别geek的错误,我就觉得这个词特别漂亮,所以就把这个词用到了专辑中。就是你会把这些看似没什么联系的东西强接到一块。

Kindle:如果让你们给大家推荐一本书,你会推荐哪本?

子健:我推荐《世界是平的》,理由就是我还没看过呢~

石璐:哈哈哈哈!棒!我推荐Patti Smith那本《Just Kids》,它又是比较真实的传记,又能让你找到一个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艺术的方向,以及应该怎么对待你爱的人。

一帆:我推荐《人类简史》,我印象最深的是里面有一句特狠的话,就是说:人类的一切都基于想象。

3

摇滚乐及其它

Kindle:这个世界矛盾吗?

子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矛盾的地方,矛盾是激发创作的根源,没有矛盾也就没有痛苦,没有思考了。

但是我不会在音乐中写这些东西,因为我不觉得音乐应该是人生指南这样的东西,音乐应该是一个个人情感的感受。摇滚乐可能会激发一些人的思考,但不应该说去灌输一些东西。音乐就承担音乐本身的东西就好。

比如说今天上班一天挺痛苦的,听一会儿音乐它能让你忘记这些痛苦的事,这就是音乐能做的。

Kindle:写代码和作音乐有关联吗?

子健:我觉得编码完全是左脑的事,特别的有对错的这么一件事。就是程序执行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是错了。但是音乐是没有这个关系的,因为编码逻辑必须是按照123这个顺序写出来的,但是音乐是跳跃的,而且可以发散的。

我做音乐的时候肯定不会用上班时候那种写代码的思考模式写音乐,就是很直接的情感,就是你情绪到哪了,你想到哪了,你就把那个东西写下来,这样出来的音乐才是最活的。

Kindle:你欣赏的音乐人(音乐家)有哪些?

子健:NIRVANA,特别喜欢,还有Spacemen 3,胳膊上的3就源自这个乐队。还有Beat Happening也不错。

石璐:Daft Punk,all we are, Warhause,我比较喜欢电子啊,另类摇滚这种风格的。

一帆:我喜欢Fugazi,The Clash还有alt-j,这几个都不错,是我常听的。

Kindle:摇滚乐现在正在影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你们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子健:现在好多年轻人从高中甚至初中就开始接触摇滚乐,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摇滚乐,我觉得这就对了。以前因为种种局限,摇滚乐的影响特别有限,现在平台在扩展,音乐节越来越多,乐队也都在成长,各种各样的音乐百花齐放,我觉得特别好。

Kindle:乐队之后有什么工作安排?

一帆:乐队之后,有一个计划是想把乐夏里面的所有演出过的歌曲发行一个现场合辑。然后准备巡演,这个只是初步设想。

子健:然后也开始排练新作品,两件事同步开展中。哪个好了,就做哪个,一般刺猬的巡演都是带着新东西才会出来。

采访后记:

刺猬的大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渴望拥有但却未能如愿的那些东西。刺猬身上的纯真、热血和少年心气,在很多人追求不凡却最终堕入平庸的历程中,来过又消失,只留下寂寥深夜里的一地烟头,一声叹息。

王小波在《我是怎么给文艺青年做思想工作的》一文中讲了他劝自家酷爱摇滚的外甥回归正业的心路历程。但如果他能活着看看现在的世界,说不定会改主意。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虽然生活早就不是梦幻觉与暗月光,但房贷、车贷和补习班学费也并没有让痛苦减少。上帝说有钱能改变一切,但上帝也会说你好再见。回头再看,火车早离散,九霄梦已残。不如一开始就做一只刺猬:恶狠狠的对待这个世界,只给亲爱之人留下一颗温柔的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七七棋牌 追光棋牌 欢乐棋牌 七七棋牌 宝马棋牌 北斗棋牌 左右棋牌 欢乐棋牌 乐享棋牌 吉祥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