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一次太难了!这些终末期肺病患者为啥都到这家医院求生?

器官移植中,肺移植难度最高

在所有脏器移植中,肺移植难度最高,对供受体匹配要求极高,而且常需要多个医院和多个学科通力合作。每一例肺移植,都是跟死亡赛跑。

1983年,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完成了世界首例成功的肺移植,比肾移植晚29年,比肝移植晚20年。作为大器官移植中难度最高的手术,肺移植的发展一直相对缓慢,我国的肺移植在早期阶段更是如此。

2009年2月,同济大学附属肺科医院丁嘉安教授、姜格宁教授以及从世界顶尖肺移植中心、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学成归来的陈昶教授带领团队完成了一项历史挑战,为河南郑州一位11岁小男孩实施我国首例活体肺叶移植术。患儿因为囊性纤维化(一种基因缺陷病)造成肺部粘液分泌过多且无法渗出,导致反复感染,两侧的肺都没法用了。肺移植是挽救其生命唯一的方法,但小男孩已没有时间等待合适的肺源,最终爸爸的左肺叶、妈妈的右肺叶都被顺利植入男孩体内。

亿乐棋牌作为全国最早开始肺移植基础研究和临床探索的医院之一,现如今,同济大学附属肺科医院肺移植术后1年、3年、5年生存率分别为80%、70%、65%。更重要的是,肺移植后患者能获得同龄人相同的生活质量。截至今年10月,肺科医院已经完成145例肺移植手术,成功率超过95%,五年存活率超过60%,其中术后最长的一位患者至今已经13年。而今年,同济大学附属肺科医院肺移植团队已完成了25例肺移植。

陈昶教授正在查看患者胸部CT的影像片子

健康时报 牛宏超/摄

每一个环节都影响着肺移植的成功与否

2018年,中国肺移植例数403例。相比之下,美国有2000多例。

供肺从捐献到维护、从转运到移植,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出现“意外状况”,陈昶坦言,每一次肺移植手术,都是在跟死亡赛跑!

“肺源短缺是目前面临的首要挑战。相比于肝移植、肾移植,肺脏总的捐献率和利用率要低很多。”陈昶直言,我国肺源的总体利用率仅有5%,一部分跟肺源本身的情况有关,还有许多初评合格的肺源由于缺乏有效的维护导致无法移植。

“以前做肺移植,我们总是把重心和关注落在手术本身上,总想着怎么把刀开好、把伤口缝好,以及完善围手术期管理。但很快就发现手术只是肺移植的其中一环,要想保证移植的成功率,还应该配备足够优质的生命支持系统比如ECMO,甚至肺源修复重建技术等等。”对于陈昶而言,肺移植环节中遇到的每一个问题,他都会认真琢磨如何解决。

在“珍惜每一次移植,不浪费每一例供体”的信念驱动下,同济大学附属肺科医院肺移植团队不仅建立储备了品质优良的体外生命支持系统,还率先在国内引进了肺修复重建技术,让一些品质不佳的“边缘肺”在容器里修复3~5个小时即可用于移植。

肺移植团队在手术组切除病肺同时完成对供体肺的修正、灌注、清理 医院供图

作为医院副院长、又是肺移植团队带头人,陈昶的工作强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每天三四台手术,一台手术平均三个小时,一年七八百台手术,早晨七点半进手术室,晚上十、十一点才能结束。尤其是肺移植手术,一场恶战下来,顾不上喝水吃饭,他又赶忙到ICU病房查看患者情况。

肺移植除了手术,术后管理非常关键,尤其是术后感染,有时候会造成病情突然急转直下,术后患者管理一切安好,陈昶才肯放心。

陈昶是我国顶级的双袖式肺叶切除高手,更是中国获选AATS(美国胸外科学会)成员资格仅有的10位专家之一,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但是他坚持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肺移植手术和肺移植团队的建设中去。

正是不断精湛的技术加上反复完善的理念,陈昶带领的同济大学附属肺科医院肺移植成功率已经超过95.7%,达到发达国家水准。

“你若性命相托,我定全力以赴。”同济大学附属肺科医院肺移植团队一直为肺病患者的呼吸而战。

陈昶医生出诊信息:

擅长:在胸外科微创手术、肺移植和大气道外科手术等领域颇有造诣,对于肺癌的规范诊疗、肺移植管理有深入研究。领衔发表SCI论文81篇,获得省部级奖项8个,带领同济大学附属肺科医院胸外科连年雄踞全国排行榜前三甲。

出诊时间(含肺移植门诊):周一上午、周三上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火萤棋牌 全民棋牌 火萤棋牌 麻将棋牌 全民棋牌 超凡棋牌 捕鱼棋牌 宝马棋牌 澳门真人美女棋牌 开元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