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公主团”之后,“后妈女巫团”将C位出道?| IP价值官

早期的“女巫团”成员主要有三位,即《白雪公主》里的皇后、《灰姑娘》里的继母、《睡美人》中的魔女,这三位团员整体上来看身段纤瘦、气质恶毒;1989年,《小美人鱼》的海底女巫打破了女团整体形象,女巫团整体外在形象有了变化;2010年《魔法奇缘》中的女巫已经开始撬动女巫团气质,这时的女巫恶毒属性似乎有所减弱,女巫和长发公主似乎还有了母女情感;2012年的《勇敢传说》中,女巫已经不再是反派,成为故事发展的一个引导者,成为功能性人物;2013年的《冰雪奇缘》里,女巫直接和公主合二为一。

从传统反派,到新时代女主,女巫们也有了“姓名”。其实早期的女巫们也都是有名字的,但是作为传统反派,个体姓名并没有太多人关注,在观众的印象里,他们都是女巫这个群像的代表。但到了2013年,随着《冰雪奇缘》的热播,当公主也有了法力,拥有了女巫身份的时候,女巫团成员的名字也开始被大众熟知。

女巫团的崛起,即使内容创作规律的体现,也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

首先是内容创作规律使然。就中外影视作品创作来看,最初都是简单的记录,故事线在今天看起来也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正如世界第一部电影《工厂的大门》,时长一分多钟,法国里昂卢米埃尔工厂放工时的情景,甚至连故事性都没有,但随着影视行业的发展,镜头里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在迪士尼的公主影片里,女巫们也不再只是绝对的反派,女巫的“人性”也随着时代的发展体现了出来,从《白雪公主》毒皇后的绝对反面,到《魔法奇缘》中公主养母,再到《冰雪奇缘》中的女主之一,这些女巫人物的“人性”逐渐得到体现,人物更立体,故事情感更加多元。

其次是观众自我成长的必然。最初受众对待影视剧中的人物,会简单的划分为“好人”与“坏人”两个派别,这种现象大多出现在影视行业起步阶段,受众对反派人物的认识会停留在简单的“坏人”阶段;随着观众将艺术与生活更明确的区分开来,对影视作品中的反派也有了新的认知,对不那么十恶不赦的反派开始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就像最近凭借气质圈粉的灰姑娘继母,网友亲切地称呼其为“灰妈”,很多网友表示,说到底继母对亲生女儿好也是人之常情。

再次是女巫团天生具有吸粉效应。很多网友表示,喜欢女巫团,不是因为她们是反派,而是因为她们强大。相比于迪士尼的公主们,女巫们作为反派,他们身上的情感投射更加复杂,经历更加丰富,与此同时她们大多拥有强大的法力,不仅能够掌握自身命运的走向,更能掌控一方,这种强大一定程度上也是女性独立的体现,恰好符合新时代女性的追求,赢得了不少观众的喜爱。

在中国影视市场上,近年来不少反派人物也越来越讨喜。很多反派人物爆红,而且受众缘极好。自2011年《甄嬛传》的华妃开始,到2015年的杀姐姐诶、2017年的燕洵世子、再到2018年的高贵妃、2019年《都挺好》中的苏大强,反派人物圈粉趋向常态化。

2018热播古装大剧《扶摇》,贡献话题最多的居然是大反派太渊国公。一心谋朝篡位,坏事做尽,然而找回来的世子是假的,义子是仇人家的、请来的医生也是仇人家的、义女是掉包的、外甥女是闯祸精、外甥女婿想出轨,一生只想太渊称王,结果龙袍做好了、技术学到了还被截胡了……网友纷纷却表示:国公分明是个傻白甜,太心疼国公,要为国公众筹买王位……

2019年的苏大强,作爹典范,却成了剧中的快乐源,不仅菜根花宝贝流传广泛,“图你不洗澡”更是戳中观众笑点,大强各种表情包更是风靡全网,倪大红也凭借该角色成为白玉兰最佳男主。

近年来,迪士尼嫡系部队在内容IP孵化上似乎脚步慢了不少,进入新世纪以来,迪士尼嫡系部队的火爆新作屈指可数,前传、真人版、续集等成为其作品贡献的集中领域。有网友调侃迪士尼创新乏力,躺着以往IP赚钱。

对于迪士尼来说,庞大的IP宝库就是其巨大的财富,能让老IP焕发新光彩是其新系列IP打造最具性价比的方式。

1、内容衍生:向前挖掘、元素提炼

迪士尼公主系列IP一直以来都深受市场欢迎,公主们的浪漫故事也都家喻户晓,当下再重复经典故事很难出彩,而挖掘经典故事的续集似乎也不是一件讨喜的事情,毕竟公主们的故事结局都是很圆满的,受众对这些经典故事已经形成固有认知,短时间内扭转认知是及其不易的,但公主系列里的反面角色还有很大挖掘空间。

在传统故事里,女巫一出场就是反派,是邪恶的一方,但“人之初、性本善”,女巫们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变强大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这些都是值得深挖的故事。

首先,向前挖掘女巫的故事,是一场目标明确的行动,而大多时候目标明确会减少创作者的迷茫感,整个故事会变得更有奔头。当前传与当下完美对接,新故事既可以在时间上与经典IP承接,又可以在横向上与同类故事形成系列,IP内容生态架构网就会不断延展,每一个精彩故事都是网上的节点,可以无限拓展。正如《沉睡的魔咒》向前挖掘魔女的成长故事,让观众看到了一个更立体、更饱满的马琳林菲森。

其次,对于经典故事IP中的核心元素也可以适当创新,提取情感核心,对其他内容进行改编。比如在《沉睡魔咒》中,爱洛公主的真爱之吻不是王子给的,而是来自魔女养母马琳菲森,这不仅使观众看到了女巫的转变,也让真爱不局限于爱情,有了全新表达。

再次,各个故事中的女巫也可以组团“出道”,演绎自身的欢乐日常。网络上《迪士尼后妈茶话会》系列爆笑视频、《迪士尼反派》系列歌舞视频等内容十分受网友欢迎,其中《迪士尼反派系列2·后妈们的抱怨》播放近千万次,收藏人数达到71。5万,点赞53。7万,转发24。6万次。

2、线下形象:迪士尼乐园里戏精女巫+玩具商品

迪士尼公主系列已经给受众留下了“真善美”的固定形象认知,而“女巫团”的形象认知则存在多元惊喜,表面上看可以是“暗黑系”审美代表,形象是反派典型,但这些拥有强大能力的女巫们也可以成为日常快乐源。

前段时间,#迪士尼毒皇后#话题登上热搜,阅读次数达到2.7亿,在迪士尼乐园中,白雪公主后妈戏精式的表演极度吸睛,众网友纷纷表示:“被戏精皇后圈粉了”,甚至有网友表示:“真人版《白雪公主》,可以让这位戏精王后直接出演了。

在迪士尼乐园里,众多反派女巫甚至开启了互动模式,当白雪公主后妈遇上爱洛公主魔女教母,引得现场观众捧腹。更有网友大开脑洞,将这些女巫们与中国妖精同框,哪吒中的石矶娘娘更是在和蛇精姐妹、妲己的麻将桌上,吐槽自己见到了陌生外国妖精。

此外,在IP形象认知上,迪士尼反派也有手办类衍生产品。野兽国Mini Egg Attack系列推出了6款反派人物手办和眼镜厂的迪士尼公主Qposket反派系列手办比较受欢迎。《白雪公主》中的皇后和《睡美人》中的魔女在女巫团人气较高,不仅被网友拿来组CP,还深受玩具生产商喜爱,Q版的人偶也是萌态十足。

但整体与公主系列手办相比,“女巫团”成员手办销量(除公主女巫双重属性的艾莎外)惨淡,知名度也相对较低。女巫系列形象还没有深入人们脑海,而这也恰恰说明了,“女巫团”IP发展还远未到达天花板。

与迪士尼共组团相比,迪士尼“女巫团”或许在故事层面与人物塑造层面有更大延展空间,在影视创作与观众审美更加成熟的今天,向“女巫团”这样的传统讨喜反派或许能给我们带来更大惊喜。与迪士尼女巫团相比,中国讨喜的反派还都是单个零散的存在,其横向与纵向开发价值还需要靠内容打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炫乐棋牌 黄金棋牌 陕西棋牌 新开棋牌 棋牌游戏 金樽棋牌 欢乐棋牌 金币棋牌 人人棋牌 金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