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演员已就位,中年演员准备好“让位”了么?

演艺职场生态:

年轻演员求offer,中年演员要面子

最近关于青年演员职业危机的话题不绝于耳,导火索正是来源于《演员请就位》第三期于小彤的耿直。谈到为什么会来上节目,他毫不遮掩表示《红楼梦》之后很难接到戏,“工作少了”。

而在第四期这一话题再次被提及,段博文与宋芸桦表演结束后,他提及曾经接到出演赵薇《致青春》的机会,却因为种种原因错失。“到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找我拍戏的越来越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有能力胜任你们所想要的东西。”

说危机也许有些言重,但这的确代表了部分遭遇晋升瓶颈的青年演员的心声。《演员请就位》较为真实地呈现了当下演艺圈的生存现状,一些情况是所有行业共通的,比如试戏就相当于面试,“我明明比他优秀,为什么拿到offer的不是我”的职场玄学随处可见,节目里不少观众认为演得更好的演员,却没有被导演选中,四期节目下来待定席都凑成了神仙阵容。

抢戏份、擅自更改剧本等现象,则是演员行业的特色。于小彤与赵文浩、黄尧一组出演陈凯歌的原创剧本,于小彤拿到剧本就不乐意了,因为台词少、不出彩,而临时起意为自己画了戏妆。

李少红导演组的张哲瀚与郭月合作《大明宫词》中的片段,张哲瀚担心原作珠玉在前而提出修改剧情,郭敬明导演组黄俊捷和彭晓冉演《妖猫传》时,更是没有告知导演而调整了表演方式。

演员与导演、与对手戏演员之间的信任感被一再挑战,原因就在于这虽是一场综艺,对青年演员而言却是不亚于真正试戏的重要机会:原本在相对私密环境下的表演,如今被四位知名导演和万千观众当堂指点还会“留存证据”,有演员直言害怕一旦在舞台上演砸了,“从此就没有人找我来演戏了”。

比起《演员请就位》为青年演员搭建上升途径,隔壁《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则是中生代甚至老戏骨演员再回春的舞台。

节目从助阵导演、编剧到演员几乎是顶级配置的明星阵容,尽管节目里有专业评审耸动地表示有些人会走下神坛,但李冰冰、秦昊、郭涛等人换做别的节目都是当评委的咖位,显然不缺就业机会,也不太可能因为一档综艺而被撼动地位;张国立更是演了一辈子戏,上综艺只为过把瘾,或者说给年轻后辈们打个样。

“我也一把岁数了,得了这么多的奖,国际的国内的,奖都得完了。我跑你这儿来证明我会演戏吗?我没必要啊,”张国立坦言。“(主要还是)服务于我们的同行,或服务于更多的年轻演员,让大家能有一个机会来展示自己。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这些中年人的危机已经不再局限于职场,而关乎面子。两期看下来,改版后的《巅峰对决》几乎就是翻版的《歌手》,8位行业资深前辈分为4组搭档对戏,他们身后每人带着一位年轻演员做学徒,在剧情需要时配合助演,两场竞演后投票排名末位的被淘汰。

亿乐棋牌正如秦昊所言,自己的同学在节目里当评委,而自己来节目做表演的那一个,如果还被淘汰了,“丢不丢脸”。

大家来节目是暗搓搓要争口气的,但影视行业的特殊性在于这是一个非常依赖于团体协作的生态,演员再牛逼也只是其中的一份子。第一期秦昊与马思纯搭档出演许鞍华的《半生缘》,偏艺术气质的电影片段呈现在舞台上,因为缺乏张力与戏剧冲突而显得有些平淡。

亿乐棋牌怪剧本么?人家是经典电影,许鞍华导演本人都来了。怪演员不在状态?秦昊与马思纯虽不是超常发挥,但也算做到了中规中矩。只能说在综艺舞台演文艺片,就仿佛歌舞剧拿掉了音乐背景,本身就很吃亏。

一场戏夸10分钟彩虹屁:

演员该不该被捧杀?

同样是表演竞技类节目,《演员请就位》无疑是犀利的,节目里导演们唇枪舌剑,节目外观众为谁有演技、谁浑水摸鱼争得不可开交。

上一期祝绪丹、佟梦实和毛晓慧重现《仙剑奇侠传》经典片段,三人对戏分外尴尬,本身悲情的场面一度引发现场观众哄堂大笑,郭敬明毫不留情指出这是录制以来他看过最糟糕的表演,当头棒喝令两位年轻女演员绷不住哭了起来。

不仅演员接受残酷的考验,导演们也面临被指摘的尴尬。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首期李诚儒直接用“如坐针毡,如芒刺背”的形容批评郭敬明作品无病呻吟,《滚蛋吧!肿瘤君》《大明宫词》《情深深雨蒙蒙》等作品几位导演褒贬不一,质疑作品呈现的背后无疑也在挑战导演的把控功力。

而《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活像是大型演员夸夸群,殿堂级艺术家、老戏骨、评论家们齐聚一堂互相道一句“久仰”。中国社会的人情世故、论资排辈在演艺圈被无限放大:请李冰冰出马需要导演组三番邀约,为请张国立,节目导演吴彤忍着痛风也要和他干下白酒,佟大为直说“国立老师来真是太不公平了,我觉得他就是来碾压我们的”。

亿乐棋牌有网友调侃节目彩虹屁环节过长,张国立与李冰冰的《阁楼》的确堪称标杆性表演,本身这出戏就很长,表演结束后的十多分钟,几位导演、专业评审、主持人包括学徒们都要从各个角度来夸赞两人神仙打架,导演陆川一听两人要演自己的本子就说“受宠若惊”,刘天池还给张国立鞠躬致意,仿佛他们演得出彩不是理所应当,而是施舍给观众的大赏:你们今天看见了是有福分。

真正出色的表演观众能够感受到,需要被如此大篇幅地在节目里呈现夸赞声么?在这个资历至上的舞台,面对众人的捧杀,评审席偶尔发出不同声音质疑表演的姜思达被弹幕网友的口水淹没,千言万语汇集成一句“他凭什么”。

当然,撇开节目给演员带高帽的调性,《巅峰对决》探讨的一些话题还是大众较为关心的,比如已经取得一定成就的演员,是否应该走出舒适区;又比如前辈对于后辈的提携和保护,李冰冰与孟美岐组成师徒,看到“徒弟”因为演技而被网络舆论攻击,李冰冰以自身经历安慰和鼓励孟美岐,也呼吁大众给新人演员一些提升自我的机会。

我们姑且可以认为,《巅峰对决》最大程度呈现出来自中年人释放的善意,而《演员请就位》更多要展现的是年轻人的欲望与野心。真实的演员生态不是茶话会而是斗兽场,那些为赢得机会孤注一掷的演员才能走得更远,而抱着学习心态来观摩、或者只为与大导演们混个脸熟的只会无功而返。

表演类综艺浪潮,

会倒逼影视行业变革么?

两档节目分别播到第4期和第2期,目前《演员请就位》的豆瓣评分达到7.0,而《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只有5.1,微博与微信热度等数据上前者也明显高于后者。

为什么观众普遍反映《演员请就位》更好看一些?其实很大原因在于舞台布景和最终表演呈现。《巅峰对决》已经播到第三季,尽管赛制上有了很大调整,但舞台剧式的竞演模式却几乎没有变化。

对普通观众而言,话剧/戏剧/歌舞剧是比影视作品更晦涩的艺术,靠再真实的置景也无法弥补观众觉得“假”的既定印象,此前《幻乐之城》已经是前车之鉴。

评审史航说,表演是一门当众孤独的艺术,这种孤独的氛围除了演员自身表演的气场,也需要外部环境给予加持。《演员请就位》虽然也是演员在舞台上表演,但演出空间置于舞台深处,观众和导演看到的都是大屏幕上的表演细节,而且每到表演时,节目给到的是类似电影的宽画幅,这种设置给人造成一种“另一个世界”的距离感和观影的仪式感。再加上场景的高度还原,更便于大家迅速进入状态。

最明显的是第4期康可人与陈瑶的表演,这是一个戏中戏中戏,第一幕两人重现《还珠格格》经典片段时,镜头字幕都配上了颇具年代感的大字体。随着第二幕配合游客演戏、第三幕两人卸下装扮回归真实,再到最后向观众喊出自己的名字、打破“第四面墙”,这种表演的层次递进感既是演员演技使然,也是舞台呈现的功劳。

而《巅峰对决》舞台的设置与传统话剧区别不大,一镜到底的拍摄极为考验演员的台词功底以及对剧本角色的信念。尽管大咖PK的残酷性增加了节目看点,演员们的演技也都在线,但舞台剧模式让演员走位转场尴尬频现,观众注意力分散时会注意到旁边道具不够精细,一下子就跳脱到戏外。演员距离观众也很近,容易受到现场反响的影响而产生情绪波动。

另外,时长也是影响观众能否持续观看的关键。《演员请就位》的表演每场基本控制在7分钟左右,最长不超过10分钟,《巅峰对决》的表演则在10-15分钟。

也许是节目组认为成熟演员能够驾驭更长的戏份,抑或更长的时长有利于对经典剧目做出一定的衍生改编,但从观感来看,《巅峰对决》的不少表演都让娱sir想起李诚儒的“如坐针毡”,体会不到演员表演的魅力,只会觉得他们在舞台上尬戏抻时长。

随着今年更多表演类综艺上线,作为老牌王牌节目的《巅峰对决》可能会面临更多挑战——这颇有些像是如今老戏骨们的处境:演技无可厚非,但奈何后生可畏,一不小心就会被拍死在沙滩上,没有谁是真正安全的。

娱sir也期待,今年表演类综艺的集体爆发不仅娱乐大众,而是通过影响观众审美口味潜移默化影响着行业变革,流量、背景或资历不再是铁饭碗,越来越多影视作品为真正会演戏的演员们留下宝贵席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欢乐棋牌 金星棋牌 科乐棋牌 追光棋牌 其乐棋牌 手机棋牌 领域棋牌 卡卡棋牌 麻将棋牌 其乐棋牌